医药经济报数字报
医药经济报医药经济报 > 正文

医药流通加速整合

发布时间:2020-06-29 16:14:23作者:王浩来源:医药经济报

2019年药品流通行业增速反弹,“两票制”影响显现,带量采购助推

医药流通加速整合


一年一度的药品流通行业运行统计分析报告近期发布。报告显示,2019年,我国药品流通直报企业收入2.3万亿元,扣除不可比因素同比增长8.6%。这个数字2016年是10.4%,2017年下降到8.4%,2018年进一步下降到7.7%,2019年的反弹让行业看到了新的曙光。

药品流通行业运行统计报告2018年以来从公开发布改为非公开发布,包含医药商业、医药零售以及医药电商三部分内容,更具体一点,医药电商还包含B2B和B2C。从医药商业板块来看,2019年医药市场发展正在加速,行业整合也在加速。


代理模式受限


报告指出,2019年药品商业直报企业主营业务收入17,515亿元,同比增长9.6%,增速上升1个百分点,这也是药品商业市场近4年来的首次增速提升。

总的来说,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慢性病增加以及人民对健康投资的日益重视,我国医疗卫生相关的费用支出持续呈现高于GDP的增长水平,我国医药流通行业市场增速基本与卫生开支增速保持一致。不过2018年我国卫生总支出增速提升到12.4%,但流通行业增速仅为8.6%,比上年下降0.4个百分点,这与2018年我国开始全面推广医药“两票制”有关。

我国传统医药流通模式下,制药厂家通过多级代理和医药配送商将药品配送到医院。对大型医药商业公司来说,业务模式主要分为纯销和分销调拨。纯销就是商业公司直接供货给医疗机构。而调拨业务则是指商业公司将药品销售给其他流通商和代理商。

“两票制”后,多级代理模式行不通了,只允许生产企业直接开票给商业公司,商业公司再开票给医院。相应带来的业务模式转变是,商业公司无法再通过其他流通商和代理商乃至医药自然人来完成销售。尽管各类商业公司采取诸如收编医药自然人、收购其他代理商后分子公司化、绕开上级商业公司直接和制药企业对接等多种措施来应对“两票制”。但短期来看,生意损失是必然的,整个流通市场的业务发展受到影响,导致发展降速。

利好龙头商业


“两票制”对行业的影响只是阵痛,从2019年的数据来看,整个医药商业市场已经恢复,增速提升。进一步从医药商业市场结构来看,“两票制”对正规的、有雄厚经营实力的商业公司利好,对非正规、以走票挂票为核心价值的商业公司是利空。“两票制”挤压了非正规商业公司的市场空间,空出来的市场自然流向规模化商业公司,从国控、上药、华润三家商业公司近年来分销业务增速可以窥出端倪。

如果把全国性龙头商业公司2016-2019年的分销业务增速数据和全国商业流通增速数据叠加在一起,可以看到,除了2018年上药因为收购康德乐营收超常规增速发展外,几家公司的增速曲线形状几乎一致。全国商业龙头企业分销业务发展与大盘的发展保持一致的增长。2019年,三家商业龙头的增速都高于全国9.6%的增速,表明“两票制”下龙头商业企业的发展好于大盘。


集采提高市占率


如果换一个角度,从几大商业公司的市场占有率来看,以商务部统计的数据作为市场总盘,包括九州通在内的几家全国性商业龙头企业2019年市场占有率都有所提高。这和“‘两票制’长期会加剧龙头企业市场规模扩大”的判断是一致的。沿着这个趋势,中国很可能在不久的未来出现和美国市场类似的局面。在美国市场,麦克森、康德乐和美元伯根三大商业公司占据了超过90%的医药商业市场份额。

同时,我们不能忽视带量采购对商业公司的影响。我国自2018年12月开始推行“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25个仿制药品种中标。2019年9月,首轮带量采购扩面,25个中标品种在“4+7”试点城市之外进行招标。2019年12月,开始启动第二轮扩面采购,33个仿制药品种中标。2020年6月5日,国家卫健委等九部委联合发文推动非过评药品的带量采购。

由于中标品种产品销量大幅上升,中标药企倾向于选择具有全国业务覆盖能力的商业龙头公司配送,因而龙头企业获益明显。在“两票制”、带量采购等政策推动下,医药商业行业加速整合将是大势所趋。


TIM图片20200629161527.jpg

TIM图片20200629161543.jpg

TIM图片20200629161556.jpg

链接<<<


“疫情+集采”提高商业集中度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0年一季度,受疫情影响,医药制造业企业的亏损数量增加,比重增加到31%。2019年医药企业数量相比前两年有所下降,亏损企业数量和比例呈现年度周期性,由于2018年带量采购、辅助用药目录等政策相继实施,导致亏损企业数量和比例的平均值在抬升。

疫情期间,医院的主要精力放在防疫和救治。而防疫物资如口罩、防护服、护目镜、呼吸机、额温枪等销售并不完全通过医药商业物流配送,且2020年第一季度医院回款普遍滞后,导致商业现金流减少,有些小型企业难以为继,必将加速医药流通企业集中度。

此外,从上海第一批“4+7”扩围、第二批国采的配套政策和现实情况看,一方面,“一个企业的产品只允许在本地区委托一家商业公司”的要求强化了大型商业公司的渠道优势。另一方面,大企业在政策优化和“配合开发”上具有天然优势,省级排名TOP5以后的商业很难拿到份额,因此,大型商业的开户能力、数量、广度、深度将得到全方位加强。

目前,业内传闻今年7月将启动第三批“国采”,此次“国采”目录很可能扩容,又为医药流通企业的加速整合提供了有利条件。

如果说2019年药品带量采购拔得头筹,那么2020年“耗材带量采+两票制”将快速扩散、广泛执行。带量采购使同样的工作量收益至少减半(国采降幅>50%),日益上升的人力成本为大型流通企业完善网络布局提供了契机。原CFDA安全监管司司长李国庆曾指出:“我国1.3万家批发企业退出1万家,剩下3000家可能是比较理想的状况。”

(刘小东  张廷杰)


此内容为《医药经济报》融媒体平台原创。未经《医药经济报》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 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需获得授权请事前主动联系:020-37886610或020-37886753;yyjjb@21cn.com。



医药经济报公众号

肿瘤学术号免疫时间

医药经济报头条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