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经济报数字报
医药经济报医药经济报 > 正文

面临专利悬崖的十大畅销药

发布时间:2019-03-23 18:20:20作者:Eric Sagonowsky来源:医药经济报

面临专利悬崖的十大畅销药


近日,FiercePharma发布了一份今年迎来仿制竞争的十大畅销药。其中,辉瑞(Pfizer)的Lyrica、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的Advair、罗氏(Roche)的Rituxan、吉利德(Gilead)的Harvoni等在列。“专利悬崖”的到来,将给这些公司带来严峻挑战。

这份名单仅列出了从今年开始会有仿制药上市的畅销品种(已经上市或有可能上市),并不包括专利到期但尚不会立即迎来竞争的品种。


Rituxan:

欧洲销售大降47%

生物类似药预计上市时间(美国,下同):下半年

去年,美罗华(Rituxan)在美国的年收入约为42.9亿美元,较2017年增长4%,这得益于生物类似药尚未在美国上市。而在欧洲,生物类似药的竞争导致美罗华销售额下降了47%。

2008年11月,由Celltrion和梯瓦(Teva)共同研发的生物类似药Truxima获得了FDA的批准,但还没有开始销售,上市时间未知。

罗氏首席执行官Bill Anderson在该公司第四季度的电话会议上表示,罗氏尚未对美罗华在美销售业绩下滑提出具体预期,因为目前还不知道生物类似药的上市时间,也不知道它们被美国市场接受的速度有多快。

除了梯瓦与Celltrion,安进(Amgen)、辉瑞和山德士(Sandoz)也在开发美罗华的生物类似药。

事实上,美罗华并非罗氏今年唯一一个面临潜在竞争的重磅产品。该公司预计,另外两种畅销抗癌药—— Avastin与Herceptin也将迎来生物类似药的竞争。去年这3个产品仅在美国就创造了100多亿美元的销售额。罗氏正依靠新产品,如Ocrevus和Hemlibra,力图在早有预期的生物类似药竞争下提升自己的业绩。


Lyrica:

辉瑞近期最大专利悬崖

专利有效期:6月30日

根据Evaluate的数据,自获批上市以来,Lyrica在美国的累计销售额已超过300亿美元。放眼未来几年,Lyrica是辉瑞近期最大的专利悬崖。此后要到2026年,辉瑞才会有其它的重要药物面临仿制竞争。

辉瑞高管在J.P摩根会议上表示,公司将推出几款潜在的“重磅炸弹”,其中包括与礼来(Eli Lilly)合作的止痛药候选药物tanezumab,这将有助于公司在Lyrica专利到期后保持业绩增长。

Lyrica用于治疗神经疼痛和纤维肌痛,已在2018年年底失去独家经营权。但因为辉瑞在儿童患者中进行了该药的临床研究, FDA 按相关规定为其延长了6个月的市场独占期。如今,梯瓦、迈兰(Mylan)、山德士和许多其他仿制药公司都已经准备就绪。

尽管辉瑞面临着仿制药竞争可能带来的数十亿美元损失,但该公司也正以生物类似药向原研药企发起挑战。除了针对强生(Johnson & Johnson)Remicade的首款生物类似药,去年,其又推出了一款针对Procrit和Epogen的生物类似药Retacrit。辉瑞研发负责人Mikael Dolsten表示,除了这些上市产品,公司还有4个高价值生物类似药,有望在今年获批。


Herceptin:

“接棒者”未及预期

生物类似药预计上市时间:下半年

赫赛汀(Herceptin)是罗氏面临仿制竞争的另一重磅药物。Evaluate的数据显示,该药在美国上市以来累积销售额达到365亿美元。目前,Celltrion、三星和迈兰的生物类似药都已获FDA批准。

为了应对Herceptin在美国面临的竞争,罗氏希望能够扩大其“接棒者”Kadcyla的销售。该药也用于治疗HER2阳性乳腺癌,是将赫赛汀与化疗药物DM1联用的复方药物,早在2013年就已获得FDA批准,但销售尚未达到预期。

Kadcyla最初的销售峰值预测高达50亿美元,罗氏曾寄予厚望,希望其能填上赫赛汀生物类似药造成的收入缺口。但去年,Kadcyla的销售额仅为9.79亿美元。不过,罗氏仍致力于将Kadcyla扩大到新的患者群体。

美国的生物类似药会否复制欧洲的来势汹汹?2018年,美罗华在欧洲的销售额下降了47%,赫赛汀下降了16%。


Avastin:

罗氏“三剑客”迎敌

生物类似药预计上市时间:下半年

阿瓦斯汀(Avastin)是罗氏今年预计迎来生物类似药竞争的第3个重磅抗癌药,该药上市以来在美国的累计销售额超过了480亿美元。

安进的阿瓦斯汀生物类似药Mvasi 已经获得FDA批准,辉瑞、三星和Celltrion也进行了研发布局。在欧洲,辉瑞的生物类似药去年12月赢得了欧洲药品管理局专家委员会的肯定,可能将获批。

由于三大畅销药都面临竞争压力,罗氏希望新产品能够成为支柱。其中一个新药已经崭露头角:治疗多发性硬化症的Ocrevus在上市首个完整年份(2018年),销售额就达到23.5亿美元。新型血友病药物Hemlibra也有望成为“重磅炸弹”,Xofluza则是20年来首个具有新颖作用机制的抗病毒性流感药物。

罗氏的新一代抗癌药,如Perjeta和Kadcyla,正努力在HER2阳性乳腺癌中占有一席之地;PD-L1抗体Tecentriq上市不久,随着罗氏抗癌药研发线的持续搭建,可以找到更大的空间。


Epclusa & Harvoni:

丙肝药业务式微

仿制药上市时间:1月

由于高返利和支付等问题,吉利德的丙肝药物,包括适用于全基因型治疗的Epclusa和曾经畅销的Harvoni,都处于艰难的境地。为了应对这个困境,该公司做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决定:在获批几年后就为自己的原研药推出仿制药。

吉利德成立了子公司Asegua Therapeutics,授权后者生产Epclusa与Harvoni的仿制药,价格为每个疗程24000美元,比起Epclusa的76740美元和Harvoni的94500美元所推出的大幅折扣,病人的自费金额大大减少。

2018年,Epclusa与Harvoni在美国的销售额分别为9.34亿美元、8.02亿美元。事实上,吉利德还有两个丙肝药Letairis与Ranexa也可能在今年迎来仿制产品(并非吉利德自己仿制)。这意味着前述4个药在2018年合计创造的34亿美元收入,将成为仿制药的争夺目标。

由于丙肝药业务受创,吉利德不得不在其他地方寻求业绩增长,其中一部分是通过并购。2017年,其斥资120亿美元收购Kite Pharma得到的CAR-T药物Yescarta,去年创造了2.64亿美元的销售额。在新掌门的带领下,吉利德未来要取得业绩增长,可能会越来越倚靠抗癌药。


Sensipar:

专利诉讼围堵竞争

仿制药预计上市时间:年中或更晚

Sensipar专利到期近一年后,安进(Amgen)还在想方设法躲避仿制药的竞争。Sensipar随时有可能迎来竞争者,因为已有数家企业的仿制药获得了FDA批准,不过,安进还在进行相关专利诉讼。

去年,梯瓦曾短暂推出Sensipar的仿制药。根据伯恩斯坦分析师Ronny Gal的数据,买家争相备货,梯瓦在几天内就获得了数千万美元的销售额。随后,安进迅速与梯瓦达成了相关协议。

不过,安进与一些仿制药企的专利争端还没有解决。安进首席财务官David Meline表示,预计诉讼将在年中左右结束。Sensipar的主成分专利已于去年3月到期,剩余专利将在2026年到期。 

除了Sensipar,安进的Neulasta与Epogen也正面临生物类似药竞争,其畅销药物Enbrel也受到竞争威胁。诺华针对Enbrel的生物类似药Ererzi已获FDA批准,安进管理层最近表示,Enbrel的专利诉讼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解决,尚不清楚生物类似药何时会进入市场。


Advair:

仿制药终于闯关上市

仿制药上市时间:2月

GSK的舒利迭(Advair)最终迎来了竞争者的挑战,迈兰的仿制药在今年1月底获得FDA的批准并于2月上市。

为了保持市场份额,GSK积极提供折扣,舒利迭的销售额开始下降。事实上,2010年该药就失去了专利保护,但其Diskus吸入器技术难以仿制,而且该装置直到2016年才失去专利保护。但此后,仿制药企的产品还是在FDA审评上遇到诸多困难。迈兰在获批前遭遇了多次退审和延时。

如今,迈兰终于有机会争夺GSK的市场份额,其推出的仿制药与舒利迭的目录价格相比有70%的折扣,考虑到后者的返利,仿制药实际比原研药便宜20%~40%。

在更多仿制药蜂拥而至之前,迈兰拥有抢占市场份额的先机。正在接受审评的诺华表示,预计将在2020年推出舒利迭的仿制药。去年,FDA拒绝了Hikma公司和Vectura公司合作开发的仿制药,要求进行更多的临床研究。


Restasis:

智打拖延战

仿制药预计上市时间:3月31日后

为躲避仿制药竞争,药企主动与美洲原住民部落签订专利许可协议,Restasis很可能是唯一案例。2017年9月,艾尔健(Allergan)签了这样的协议,招致不少非议。

艾尔健也受到了法律层面上的挑战。例如,迈兰在一个诉讼中胜出,得到了Restasis专利无效的判决。该公司已有仿制药在接受审评,据称很可能会获批。艾尔健管理层预计,其至少会在3月底前保持对Restasis的垄断地位。

梯瓦、迈兰、Amneal等仿制药企都希望从Restasis的市场中分得一杯羹。有4家医药连锁企业起诉艾尔健,称其采取不合法的手段来保护Restasis,以在原始专利即将到期时赢得后续专利,并表示,若非如此,仿制药或许最早在2014年5月就可推出。


Letairis:

吉利德的多重挑战

仿制药预计上市时间:第二季度

吉利德的“麻烦”不止于丙肝药,今年,其还将面临安贝生坦(Letairis)专利过期所带来的销售损失。

事实上,自去年安贝生坦专利到期以来,吉利德一直在为竞争做准备,但目前,仿制药企还没有产品通过FDA的审评。吉利德首席财务官Robin Washington表示,预计Letairis的仿制药将在今年第二季度推出。

此外,吉利德的心绞痛药Ranexa也失去了市场独占权,去年,该药在美国的销售额为7.58亿美元。这样一来,除了下滑严重的丙肝药,吉利德去年带来了数十亿美元收入的其它药物也很可能面临新的竞争。

今年2月,吉利德备受关注的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药物在Ⅲ期临床试验中遭遇失败。

3月1日,罗氏前制药业务主管Dan O’Day接过了吉利德的帅位。公司管理层预计,新掌门将安抚大家的耐心,并为交易寻找机会。


Suboxone film:

企业欲裁员省开支

仿制药上市时间:2月

尽管法律上的争端还未完全平息,但已有几家仿制药企推出了Suboxon的仿制产品。Indivior公司曾赢得了禁止印度药企雷迪博士实验室(Dr. Reddy’s Laboratories)仿制药上市的诉讼,但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驳回了该诉讼,并且在2月初驳回了Indivior重新判决的请求。Indivior计划向最高法院提出申请。

由于Suboxone仿制药抢走了市场份额,Indivior制定了一个“应急计划”来应对销售损失。该公司希望将预算集中在Sublocade和新型精神分裂症药物Perseris的上市上,但其还必须最少拥有2.5亿美元的收入来应付债务。

为了节省成本,Indivior计划裁员,重新调整研发投入的优先级。该公司还计划推出一款经授权的SuboxOne仿制药,以保持市场份额,其预计,经授权的仿制药可能带来数千万美元的销售额。

编译/廖联明

来源/FiercePharma


此内容为《医药经济报》融媒体平台原创。未经《医药经济报》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 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需获得授权请事前主动联系:020-37886610或020-37886753;yyjjb@21cn.com。



医药经济报公众号

肿瘤学术号免疫时间

医药经济报头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