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经济报数字报
医药经济报热点 > 正文

CRO板块大跌30%!业绩亮眼却不断被减持,这是为啥?资本市场又何去何从?

发布时间:2022-09-13 14:45:27来源:医药经济报

作为医药投资者的“避风港”,CRO板块在2022年表现令投资者失望了?  

据Wind金融数据显示,自7月上旬以来,CRO指数连续多日下跌,跌幅最高时达4.59%。数据显示,9月9日CRO板块指数收盘是1803.01点,与历史最高点2614.26点相比,已大幅回撤超30%。  

具体到个股表现,截至收盘,博腾股份从近一年中最高时109.58元/股跌至57.56元/股,康龙化成从最高时140.98元/股跌至64.80元/股。药明康德从最高时171.97/股跌至84.83元/股,不足一年时间其股价跌幅超45%,市值则蒸发超过2000亿。  

然而股价的下跌背后是业绩的上涨。日前,A股已有29家CXO(医药外包服务,包括CDMO和CRO)企业披露半年报,21家净利润同比增长,占比超七成。其中表现最佳的博腾股份,上半年实现归母净利润11.91亿元-12.12亿元,同比增长455%-465%;领头羊药明康德上半年业绩也超预期,营利涨幅均超68%。  

这让很多投资者摸不着头脑了。为何股市看似对CRO企业亮眼的业绩并不买账?二级市场的表现与业绩背离到底是什么原因?  

营利双涨  

股价却“跌跌不休”  

近年来,我国创新药产业发展迅速,而随着我国创新药市场的迅猛发展,以及越来越多的跨国药企进入我国医药市场,被称为医药行业“卖水人”的医药外包服务CRO行业正迎来新的机遇,业绩也在持续向好发展。  

数据显示,药明康德2022年上半年实现营收177.56亿元,同比增长68.5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6.36亿元,同比增长73.29%;扣非净利润38.50亿元,同比增长81%。  

从净利润规模来看,药明康德居于前列。跟随在后的是是凯莱英、博腾股份、泰格医药,三家CRO企业上半年净利润分别17.4亿元、12.12亿元和11.92亿元。  

从净利润的同比增速看,睿智医药、博腾股份、凯莱英、海特生物、百诚医药五家企业净利润增速超过100%。其中,睿智医药居于首位,增速超过10000%,中报业绩显示,睿智医药上半年营收6.87亿元,归母净利润则暴增达9.57亿元,同比增长185倍。  

还有,行业龙头凯莱英上半年也实现营业收入50.41亿元,同比增长186.40%;归母净利润17.40亿元,同比增长305.31%。营收增长主要是小分子CDMO业务稳健增长,叠加新兴业务板块收入快速增长。  

此外,得益于原料药CDMO业务的快速发展,博腾股份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39.14亿元,同比增长约211.67%;归母净利润12.12亿元,同比增长465.01%。  

“CRO主要服务于生物医药行业,因此,CRO板块的成长跟创新药的发展密不可分,受益于政策和资本利好,从2017年开始,我国创新药走上快车道,CRO行业也随之快速发展起来,直到去年7月份之前,市场都是一片火热。”有业内人士分析道。  

2021年7月2日是市场情绪的一个明显转折点。当天,国家药审中心发布公开征求《以临床价值为导向的抗肿瘤药物临床研发指导原则》意见的通知,强调了以患者为中心和基于临床价值的临床试验设计方法,上调了对肿瘤学临床试验的门槛,对创新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通知发布的当天,整个CRO行业集体重挫,其中药明康德股价更是大跌7.71%。  

此后,CRO板块一路走低,Wind数据显示,近一年以来,CRO指数累计收益率为-11.75%。而在过去5年中,CRO行业指数年化收益率高达55.05%,同期,医药生物指数年化收益率为23.76%,中医药指数年化收益率仅为3.23%。  

“目前医疗板块的调整,更多是资金面基于估值的重新分配,指导原则的发布及系列医保谈判政策,引发了资本市场对于我国创新药可能会进入大浪淘沙阶段的隐忧,但另外一方面,股价的下跌几乎是必然的规律,本质是挤出此前整个生物医药市场过于狂热的泡沫,同时,也是对于二级市场规律的理性回归。”上述业内人士表示。接下来医疗板块的表现主要可能有两大特征,一个是估值的修复,另一个是高成长性。CRO行业没有发生逻辑逆转,增长确定性是最高的,后续依旧比较看好。  

大资本用脚投票  

高管减持“雪上加霜”  

这边厢,CRO板块企业的业绩表现优异,那边厢,机构投资者和大股东们纷纷开始“出逃”。  

事实上,在CRO板块暴跌之前,曾经重仓药明康德的高瓴资本就已经抽身离开。在药明康德港股上市前,高瓴资本就参与了6300万美元的战略投资。上市后,在2019年7月26日和2020年9月30日,分别重仓入股48.3亿元、25亿元。  

然而,自2021年开始,资本形势急转直下。在2021年第一季度,高瓴资本持有的药明康德股份市值仅为35亿元,到了第二季度,高瓴资本已从药明康德的前10大流通股东名单中“消失”;而在药明康德暴跌时坚持加仓的中欧医疗,在2022年一季度也开始出现减持动作。  

除了药明康德,高瓴资本也在陆续减仓凯莱英、泰格医药。高瓴资本齐刷刷的在二级市场大幅先后减持CRO企业,让大众惊慌失措。不少投资者质疑:大幅降低仓位,高瓴资本是不是提前感受到了行业趋势的变化?是不是行业景气度见顶了?  

值得一提的是,投资机构在减持的同时,企业高管和大股东也加速套现离场。今年6月10日,因自身资金需求,药明康德发布减持计划,减持股东计划自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不超过90日期间内合计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3%的A股股份。减持公告发布次日,药明康德股价跌停。  

而在药明康德2018年IPO时持股0.8381%股东上海瀛翊,更是不顾违规计减持0.6962%,减持总金额28.94亿元,后来还因此被处2亿元的罚款而被推上舆论风口。  

实际上,在药明康德股价大涨的时间里,企业高管和大股东就一直“减持不断”。2019年4月,在药明康德上市还不足一年时间的情况下,药明康德的7名原始股东便迫不及待地对外披露了减持公告;而到了4个月后的8月14日,药明康德再度发布公告称,GloriousMoonlightLimited等7名股东,拟减持不超过10.74%的上市公司股份,减持股份1.76亿股,减持份额之大,引发市场热议。  

据统计,2019年7月2日至2021年9月30日,药明康德股东累计发生106次增减持行为,其中累计减持金额达326.1亿元。永远在减持路上的还有康龙化成,在2021年1月登陆A股,解禁后康龙化成大股东们则开始轮番减持。  

今年8月23日,康龙化成发布公告称,主要股东信中康成和信中龙成拟合计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7146.3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按最新收盘价计算,减持上限的套现金额约47亿元。  

就在前一晚,根据康龙化成的公告,上述两家公司才刚刚完成了一轮为期半年的减持,合计减持股数2719.81万股,占总股本的3.11%,套现近30亿元。在外界看来,信中康成和信中龙成前后两轮减持算是无缝对接。  

事实上,除了康龙化成、药明康德外,年内CRO板块中不少股票同样遭到自家股东的积极减持,昭衍新药和凯莱英也被净减持超过10亿元。九洲药业、泰格医药等7股则被重要股东净减持1到9亿元不等。统计显示,年内有19只CRO概念股被重要股东增减持,合计为净减持116.88亿元。其中14股重要股东呈净减持状态,占比超过7成。  

在股价大幅下跌、股东加速“跑路”,资本在“逃离”背景下,中国CRO行业未来将走向何方?  

“医药创新正在加速进入自然的淘汰过程。一方面,这使得创新能力更强,致力于me-better和first-in-class药研发的生物公司受益,同时也在无形中加大药企的新药研发难度。另一方面,也对CRO企业提出了更高的创新要求。”在业内人士看来,随着CRO行业的发展,市场头部效应将愈发明显,行业集中度也将进一步提升。今时不同往日,生物医药行业已经摆脱了此前野蛮生长的阶段,对于CRO企业来说,如果不能从体量上成为行业的龙头,那么在某个垂直细分领域做到极致应该是当前生物行业上下游发展的关键词。  


此内容为《医药经济报》融媒体平台原创。未经《医药经济报》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需获得授权请事前主动联系:020-37886610或020-37886765;yyjjb@21cn.com。



医药经济报公众号

肿瘤学术号免疫时间

医药经济报头条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