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经济报数字报
医药经济报热点 > 正文

港股乐普生物1小时暴涨近300%!仅一款PD-1商业化的Biotech,面对扎堆的ADC赛道还需要做些什么?

发布时间:2022-09-13 14:43:33来源:医药经济报

一根大阳线,改变三观。中秋节前最后一个交易日,港股资本市场给投资者送上了一份厚礼。  

9月9日午后,港股部分生物医药股持续拉升,其中乐普生物盘中涨幅最高达386%,随后股价虽然有所回落,但依然以283.79%在涨幅收盘,收盘价锁定在25.1港元。  

事实上,自2018年以来,港股数十家18A生物医药科技公司上市,IPO共募集资金超千亿港元;然而,自去年以来,受宏观因素影响叠加、一二级市场倒挂,投资者生物医药赛道的投资愈发保守,“资本寒冬”让不少缺乏“造血能力”的未盈利Biotech企业压力倍增。  

如今,突如其来的走势,让投资者猝不及防。  

虽然在消息面上,乐普生物“纳入深港通”“科创板上市”“普特利单抗上市”等情况,成为拉动股价上涨的重要推力,但是短短一个小时,市值增加超过400亿,这对于仅有一款PD-1商业化产品的Biotech企业而言,究竟是港股18A上市公司开始迎来市场反转的信号?还是资本市场流动性枯竭的“回光返照”?  

“躁动”的股价  

商业化能否支撑?  

事实上,在9月9日股价暴涨之前,乐普生物此前半年的总换手率也只是不到3%,日均成交额长期徘徊在60万港币上下,瞬间“躁动”的股价,并不意味着企业基本面骤变。  

短期来看,资本市场的确需要概念炒作,乐普生物的利好消息,成为了近期上市公司股价难得的“助推器”。  

9月8日,乐普生物发布了有关A股发行的经修订资料,表示董事会已经通过了关于“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申请批准A股在科创板上市及买卖”的书面决议案,并议决修订有关建议A股发行的决议案的几个方面。    

除此之外,乐普生物在9月5日还发布公告,表示已被纳入深港通合资格股票,自2022年9月5日起生效,并认为这有助于公司触达更广阔的中国内地投资者群体及增加公司的交易流动性,从而进一步扩大公司股东基础及提高公司在资本市场的知名度。  

港股总市值暴涨至416.52亿,的确让乐普生物的资本市场知名度大幅提升。对比之下,信达生物总市值443.14亿港元,君实生物总市值252.79亿港元,再鼎医药总市值356.39亿港元......如今的乐普生物,市值已经快速跻身头部Biotech/Biopharma企业行列。  

不过,对标头部企业的产品管线,乐普生物将遭遇的市场考验,恐怕一个都不会少。今年7月份,乐普生物的普特利单抗正式获批,用于既往接受一线及以上系统治疗失败的高度微卫星不稳定型(MSI-H)或错配修复缺陷型(dMMR)的晚期实体瘤患者的治疗。由此,普特利单抗成为国内第10款PD-1单抗。  

总所周知,PD-1/L1已经是国内医药创新领域最为“内卷”的赛道,自众多企业扎堆降价和医保谈判“血拼”开始,“单品种年销售额10亿”门槛就已经摇摇欲坠。  

市场观点认为,无论是跨国药企分割的大癌种,还是本土企业聚焦的小癌种,普特利单抗能否在其中获得可观的商业化收益,对于乐普生物而言,的确是个巨大的考验。  

除此之外,目前普特利单抗依然是乐普生物唯一一款商业化阶段的产品,在企业的研发管线当中,抗体偶联药物(ADC)是其重点布局的赛道,公司布局ADC产品主要靶向HER2、CD20、EGFR、TF、CLDN18.2等靶点。    

虽然ADC如今已经是炙手可热的研发方向,但在这一赛道上,不仅聚集了信达生物、礼新医药、映恩生物、百利药业、康宁杰瑞、宜联生物、复宏汉霖等众多Biotech/Biopharma企业,华东医药、石药集团、齐鲁医药、科伦制药等传统制药巨头也对此虎视眈眈。  

业内人士表示,与单克隆抗体产品的市场竞争局面不同,ADC由于是抗体+连接子+毒素三个部分构成,市场竞争局面会更具多元化。“目前国内ADC在靶点方面布局还是比较趋同,尤其是早期布局的企业,同质化的问题比较明显;虽然针对同一个靶点,采用不同ADC技术平台所开发的药物疗效差异可以非常大,但是,开发进度与商业化能力等,都会影响药物的竞争力。”  

对于乐普生物来说,虽然靶向HER2和EGFR两个靶点的MRG002、MRG003进展较快,已经处于临床Ⅱ期阶段,但产品管线距离商业化依然还有较长的距离;尤其在HER2靶点领域,面对“DS-8201”的卓越临床表现,以及众多药企扎堆竞争,想要在细分领域杀出重围,更是绝非易事。  

资金流动性“冰点”  

会出现下一个乐普生物吗?  

一家上市公司,流动性是支撑资本市场价值,乃至股票价格的重要因素。  

如今,医保政策和商业化表现不力叠加疫情、世界经济局势和全球医药行业整体下调等不利因素,登录资本市场的Biotech/Biopharma纷纷迎来大规模破发潮,“资本寒冬”长期笼罩一二级市场,流动性下降、市值大幅缩水的Biotech/Biopharma并不在少数,这也让资本市场的投资者情绪更趋紧张。  

硬币另一面,受到流动性较低和市场紧张情绪的综合影响,即使较少的成交额,也可能让一家公司的股价在短时间出现大幅波动。  

市场分析观点指出,乐普生物此次股价暴涨,明显带有资金炒作的痕迹。事实上,乐普生物股价快速上涨主要发生在下午2点至3点之间,而在这一个小时之内,乐普生物的成交额也仅为1126万港币。  

“仅仅用千万级别的资金,就撬动了400亿港元市值增幅,从资本操作的角度,的确是一次成功的操作;但是,正所谓‘来得快、去得也快’,少量资金能够掀起的大幅上涨,同样也可能造成股价闪崩,这也说明了港股市场目前资金流动性短缺的客观现实。”  

这一判断并非毫无依据。9月5日,受到“调出深港通”利空消息影响,CAR-T药物“明星”上市公司药明巨诺,一个交易日暴跌近30%,成交额仅为3000余万港元。   

更加极端的情况发生在8月30日,北海康成股价大跌13.47%,对于一家主要从事罕见病和罕见肿瘤领域的创新企业,在上半年半年报披露亏损大幅减少27.66%的情况下,全天的股票成交量也仅为6000股。  

如今,资金流动性已经成为不少港股医药上市公司的困扰。冰冷的事实不难看出,生物医药产业环环相扣,登录资本市场也仅仅是“球赛”的上半场,下半场打不好,上半场的得分也终将前功尽弃。  

行业观点认为,突破技术、创新产品如果在商业化阶段无法取得优异的业绩表现,产品研发过程中通过营造概念炒作估值就不可持续,上市公司估值必然应声而降,创新也就得不到资金保障,从而进入恶性循环,最后导致整个创新生态的崩塌。  

因此,无论是短期股价的波动,还是调入或调出“深港通”,都并不影响企业长期价值,最为关键的要素,生物医药企业必须努力构筑自身护城河,打破发展“天花板”;否则,巨大市场波动给企业的现金流带来的冲击,将不可小觑。


此内容为《医药经济报》融媒体平台原创。未经《医药经济报》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需获得授权请事前主动联系:020-37886610或020-37886765;yyjjb@21cn.com。



医药经济报公众号

肿瘤学术号免疫时间

医药经济报头条号

分享到